捡垃圾也必须穿名牌:刚果农村的时尚领主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2-04 20:49

(原标题:捡垃圾也必须穿名牌——刚果农村的时尚领主)

如果不是酒吧外摇摇欲坠的铁皮屋和满地的垃圾,人们会误以为来到了意大利米兰时装周的男士 T 台秀前,而不是身在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——刚果。

Hassan Salvador 踩着音乐滑进酒吧,他昂首阔步地穿过两排蓝色塑料椅。

当所有目光都转向他时,Salvador 在舞池前精准地停住,伸出他的左胳膊,袖子顺势向上滑动,露出劳力士手表查看时间。

人们小口呷着啤酒对 Salvador 的穿衣品头论足

Salvador 将目光定在他的一位朋友身上,继续他的步伐。

他褪下外套,整齐叠放在椅背上,坐下来,右腿交叉放在左腿上,露出一截彩色袜子,在灌着热风的草棚子里,一边扇着携带疟疾的蚊子,一边交换全球前沿时尚资讯,他们对其他人的穿衣品味评头论足,热烈得盖过了周围的蝉鸣。

酒吧内所有男人的穿衣风格都和 Salvador 接近,贴身剪裁的欧洲高级西装有着大胆的口袋方巾和织纹领带设计,再辅以福尔摩斯式烟斗和优雅毡帽作为配饰。

初来乍到的中国商人误以为混进了当地的上流社会,但其实这些衣着考究的绅士们并不是达官显贵,他们都生活在刚果的贫民窟和农村。

他们自称为 sapeur,是刚果萨普协会(La Sape)的成员,La Sape 是 " 氛围营造者和雅士协会 "(Société des Ambianceurs et des Personnes ?légantes)的首字母简称,而 "sape" 一词在法语中有 " 服饰 " 的意思

在刚果,一切都是破败的,人,才是一条独到的风景。这些 " 时尚雅痞 " 们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,从事着并不起眼的工作,譬如出租车司机、木匠和工人,甚至有一部分是无业游民。

" 如果只靠捡垃圾的钱,恐怕一辈子也买不起一件外套 "

他们的平均月薪只有200-300美金,但宁可忍饥挨饿也不让自己看上去寒酸。

" 一套正牌西装得500美元左右,而且只有一套还不够,你至少得拥有 10 套西装才不至于被其他的萨普耻笑,我有 12 套西装,总共花了将近 5 千美元。"

" 只要看中喜欢的衣服或者鞋子,我就会买 "

90 年代来刚考察的中国商人们,自以为深谙了黑非洲人民精神需求,进了一批假 Hermès、Gucci、Dior。结果无人问津,居然一件都卖不出去,连路边的乞讨者都指着他们脸说,"fake!你们卖的是假货!"

中国商人没搞明白的是萨普们并不贪图小利,他们之间有条不成文的规定,穿假货就会被协会劝退,受众人嘲笑。

二手货成了他们能喘息的选择,但是在鱼龙混杂的市场上要淘到二手尖货无异于大海捞针,好货大家都不舍得卖

" 我们只穿昂贵的正版衣服,我们不穿假货也不去偷,因为真正的绅士不会去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。"

萨普的准则激励了一些像 bakachuka 这样的非洲青年,他一天开 10 小时的的士,只为了有一天能成为表哥 severin muengo 那样的萨普。

大多数人都把 sapeur 当成是第一职业,谋生的行当才是副业

表哥 severin 受人景仰,不是因为他公务员的身份,而是因为他有不计其数的衣服,帽子,领带和各种配饰,并且他家里有一间专门陈列奢侈衣物的房间。

为了填满衣帽间,身为公务员的 severin,去银行轻松就办到了额度可观的信用卡," 我靠刷这些信用卡买衣服,第一次我刷了 8600 美元,第二次 6500 美元,第三次 7500 美元。"

" 对一个男人来说,这些衣服就是武器 "

" 我买买买刷爆了信用卡 "

" 除了充实衣帽间,我还专门去向人讨教萨普的走路方式,看,要像我这样,然后得露出你衣服的商标,这些都是身份的昭示。"

Severin 掀开他的外衣,指着原本藏在里面的 amani 的 logo," 这是原版的阿玛尼,你再看这是 victor laurent 的领带,jimmy weston 的皮鞋,还有雪茄,这根雪茄我从来不点,它只是用来装点门面的配饰。"

尽管他一身盛装,但是翻遍全身口袋也翻不出一个硬币

"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,穿上这些衣服我感觉我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。"

萨普们在用行动告诉世人,男人穷一点不要紧,关键要骚。

他们把破烂的人行道当作闪光灯照耀的 T 型台,在上面展示自己的穿着艺术。在贫民窟,萨普所到之处,人们会夹道欢迎,大声呐喊,"The king of colors,the god of clothes,the god of SAPE!"

" 我感觉自己身在天堂,受万众瞩目 "

原本的黑非洲和时尚这样的修饰词沾不上边,但自从法国贵族带着大箱的钱和衣服出现在非洲土地上,巴黎时尚立即得到了为殖民者工作的巴刚果族人的追崇。

法国殖民者除了教会他们做法棍面包,还教会他们怎么穿搭衣服。在他们把法国人赶走并获得独立后,黑非洲不再是单调乏味,而是变成五颜六色的。

萨普协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非洲殖民时期。法国人来到布拉柴维尔和金沙萨,意图教化当地 " 粗野无礼 "、" 衣不遮体 " 的非洲人。他们从欧洲带来了二手服饰,作为和当地酋长的谈判筹码,获得他们的效忠支持

颜色选择越来越多样,但是萨普们依旧恪守着三色原则,即所穿戴的衣饰颜色不能超过三种。

" 我喜欢颜色鲜艳的布料,特别是蓝白红,实际上我们沿袭了法国人的时尚衣钵。"

蓝白红三种颜色代表了法国的 pride and joy

在殖民者的熏陶下,刚果的贫民窟成了整个非洲的三里屯,它代表着这块大陆最前沿的时尚穿搭潮流。

大部分非洲土著还停留在有块遮羞布就可以了,而他们已经钻研起了布料剪裁和颜色穿搭审美。

萨普的核心扎根于布拉柴维尔的巴刚果人聚居区,之后发展蔓延至整个城市、整个国家

" 颜色会传递信息,对我们来说,衣服是会说话的," 萨普们认为三色原则是时尚经久不衰的基调。

秉承着这份坚持,如今源自刚果的 Sapeur 风格,早已在世界范围内走红。他们被拍成纪录片、走进时尚圈、被展示在大牌歌手的 MV 中,他们才是真正的 old school。

西班牙的纪录片导演采访布拉柴维尔的 sapeur

在贫民窟随便揪一个萨普都可以入选时尚杂志的年度最会穿男人 top50,国内那些自诩为时尚博主的三流货色看了他们的穿搭都得回来销号。

现在刚果境内至少有 6000 名像像 severin 这样的萨普,他们大多分布在首都布拉柴维尔和金沙萨,两座城市隔着一条刚果河,地缘隔阂让他们形成了各自的风格做派。

两组萨普洱之间竞争十分激烈,甚至还会定期举办比赛,类似时装展和跳舞秀的综合产物。

他通常穿着得体地来到这里,只为体会他成为他想成为的人那种感觉

他们会相约在布拉柴维尔的 La Main Bleue club,对岸的金沙萨 sapeur 们会乘坐快艇,到这间 club 跟布拉柴维尔的萨普一决雌雄。

说起布拉柴维尔的萨普,来自金沙萨贫民窟的 Six Lokoto 非常刻薄," 他们的衣服都很便宜,我们的比他们贵,他们看起来像秘书,我们才是老板。"

金沙萨的萨普洱受高端时装和嘻哈舞的影响,风格更加年轻前卫

布拉柴维尔的 Hassan Salvador 则反驳道," 懂得搭配颜色比价格更重要,你们还是 too young。"

萨普们都会精心打扮参加这场聚会,连袜子的颜色也要根据鞋子或者当天出席的活动来搭配,在聚会时他们互相欣赏对方的穿搭,姿态是否优雅,来评定一个人是不是真的 og。

" 白人发明了衣服,但我们用它创造出了艺术 "

" 更重要的是你的衣服有多时髦,价格怎么样。这很困难,因为衣服的标签都是藏在里面的,但是真正的行家,一眼就能看出你的衣服值多少钱。"

外界形容他们的聚会为没有钱的五彩孔雀在攀比,对萨普的各种谴责不绝于耳,俄罗斯的英语国际新闻频道 RT 电视台摄于 2015 年的纪录片标题如此总结道," 生活于贫困之中,出手如亿万富翁 ",直接给他们贴上了猪皮抹嘴的标签。

" 他们就像皇帝的新衣,让突兀的服装出现在颓败的社区间。他们身上的名牌标志就像创可贴一样让人恶心,是心里作祟!是没钱还要装 ability!"

" 他精心打扮,但他的孩子们都光着脚 "

" 有时,穷人试图装扮掩饰自己的贫穷和挣扎 "

" 赋予新的含义的术语,穿戴整齐,无处可去 "

但是萨普们对这些声音嗤之以鼻," 就连有的本地人都不能理解,更别说那些发达国家的人,我没有办法管别人的嘴。"

" 如果你也生活在上帝说不定哪天就请你去天堂喝茶的国度,意味着你做的每一个选择将决定你是怎样的人。我们是时尚达人,是刚果最优雅的人。我主宰自己的命运,掌握自己的灵魂,这有什么错?"

" 有人没钱践行这种艺术,他们还继续做是因为这就源于他们内心。也有人身穿 50 美金的衣服,依旧是不折不扣的 sapeur"

今天的刚果民主共和国仍然存在严重的 HIV 感染、非法采矿等问题,另外还有那些因贫困而生、给穷人带来痛苦与死亡的疾患,疟疾、胃肠道疾病、车祸、生孩子等。

当然,那都是事实。但是眼前这一切,也是现实。

时尚精神给这块贫瘠的土地带来希望

外表说明不了一切,图像背后都有一套话语," 萨普的背后是一种教育,你得好好冲澡,仔细修剪头发,践行萨普的准则。"

" 要成为一位真正的 sapeur,你得反对暴力,反对种族划分。不能嗑药,不能酗酒,不能吃软饭,甚至不能到处养情妇。

因为衣服把你整个人约束起来了,你要保持端正笔直,一脚踏两船是会跌进水里的。"

本文来源:公路商店 责任编辑:周圆_zhouyuan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